深情的呼唤

深情的呼唤 首 页 适 势 德与法 德润人心 查看内容

和谐

2020-2-12 10:50| 发布者: 永兴| 查看: 468| 评论: 0

摘要: 和谐。是人们共同的企愿和需要;是一切正义应有情的理智;是根本信仰理念共信共识的融通和理解;是社会进步文明的重要标志。由于实现社会和谐的广范性深刻性决定,构建决不是浅面的工程指标,直接涉及从文化理论到社 ...

和谐。是人们共同的企愿和需要;是一切正义应有情的理智;是根本信仰理念共信共识的融通和理解;是社会进步文明的重要标志。

由于实现社会和谐的广范性深刻性决定,构建决不是浅面的工程指标,直接涉及从文化理论到社会具体实践深刻全方位地吐故纳新。前提是构建和谐的要件必须具足充实,否则就无从实现真正根本深入持久的和谐氛围。准确地说,构建就是能够创造出社会和谐的必须要件准备培养,只要前提条件有了产生了,社会的和谐文明就会自然的展现、自然的生成,条件没有,社会和谐就没有造生之源,就无处和谐。和谐有序与治理有序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世界,其决定的因素全在政治的属性状态。科学发展观完全是从人民出发,才提出了构建社会和谐的人民政治定位。为了实现这一美好的社会状态,必须学习,必须了解文化,必须和谐的实体到为,于是构建必须全力具备:高度的典范品行;高度的境界信仰;高度的理念融通;高度的承纳空间;高度的共信共识。离开了道德智慧感召效应谈构建,就是不懂和谐、不诚和谐的愚浮和伪诈,就只能制造不和谐不文明。

 

1.高度的典范品行。人类的一切美好愿望都要富足实施,都要说做统一,使人见证不伪,感受真实,使人在恩育中情信自生,依信向往,这是不言而喻的和谐信体,十分关键重要。有之不言人自仰,无之百号人亦远。

 

德是和谐的实体,是和谐愿望、信念、价值的集中体现。在彼此中,只有德才能传达道,只有德才能创生出心和、念和、信和的和成果。谐是彼此两者以上的动态同频共振,是交往始终处密切跟踪切入同步的动调整。和的结果既不是此也不是彼,而是一个新的共同合振体,在数轴上是一个超越彼此的新标量。这一概念对于正确理解和、实施和非常重要。谐波共振发生在中而不在极,这都是万物的同理,都反映了中德而不极的宇宙统一规律性。无私不极,道高德明曰中,弘扬道德、奉献社会、仆为大众、和谐安宁曰范。只有爱的致深,才能呼之甚远,或曰得道多助。

 

2.高度的境界信仰。信仰的基础在境界,只有境界真才能信仰实,否则就是盲信、迷信、伪信、诈信。和谐中是一个调谐共和的过程,只能以境界德能激活境界德能,才能在境界感化中步入共振和谐。而决不能用自己伪诈去跟人“和谐”,去制造他人的不信不满不和。所以和人者的境界信一定要高要真,才能在高远处和谐共识。形象地说,自己的境界只在山下一见地,以山下见、山下信、山下极去跟老子和谐,告诉老子你是真理、是救世主,告诉老子不要还站唯心主义的立场上,叫老子听你的,给你当学生当仆人,跟你和。这就是说鬼话,这样的角色不但不能会和谐,相反只能是在扼杀文明,只能是在激发制造反和谐。现实文化中,存在一个十分重要的现象,即我们既要客观真实的维护马克思,但又必须客观准确定位马克思真理的相对性。决不能以至上唯一取代一切文明,取代中华至尊的道文明。马克思应定位于中华文明的近代组成部分,是中华古老文明的近代部分注释和成功运用。这个本来是文明一体的事实给无情地切开,将导致无法挽救的人类后患,这个关系理不清,中华的现实与未来,到底传承什么,到底是在承明还是失明,眼前的和谐又以什么文明为主体共识包容多元化的社会。当然这并不是马克思的问题,而是没有高度境界信仰理念,不能正确认识运用的极化和封闭问题。大有以马克思阻止一切,彻底取代中华民族全部灵魂之势。如果在科学发展观历史的今天,还凭以这样的境界、境界信仰,这样的理念封锁,恐怕连自己都不明、不信、不理解、不真了,恐怕连自己都本来就在说非说、论非论了。

 

3.高度的理念融通。只有高度的境界信仰到位,才能有高度的观底、观论、观胸怀,才可能观通、理通百川融通共合流。否则依什么相融,往何是通能自流。所以必须高度在前,必须道高、德高、信高、理高、智高、能高真低纳。否则山下的水位无知地让山上向自己开渠,统一接受救世的文明,这还有能通、能流、能融、能和谐的可能吗!融于共,流于势,共而无迫,势而非妄。只有找到至观文化才能一览众山,才能透视所有层面的观境使命、来龙去脉。低层的观信,不但不能确信高层的文明,而且连自己都很难完整地认识自己。聪明的人看不到背后,可以请别人看请别人帮,而妄刚要脸面的人只有眼前一面自是观,不允言背后论不知,不要背后那种揭示自见没本事的求人明,于是就成了全能的主。相比之,最高层的文明超越自我,一切尽一观中,方为圣明,中国的老子是也,道德经是也,释迦是也,而我们统统不是也,统统应当诚效于“勤而习之”也。对人类的圣文明“大笑之”以自己的极见“大崇之”此毁之大曰无间也,万当立戒。要当人民的先生,先做人民的学生,一切理智进取的人,都永居学生,终身虚纳博采而不霸凶师霸圣之威。古今中外的圣明都是虚纳不凌的至范,我们必须深深地悟触、深深地叩学。不知以为知者为痴,精神病也;智之不以为智,境界无染,而曰空也。只有虚怀若谷,慈纳百家,才是文化进步的融通包纳之德。人民的学生,人民的儿子,人民的仆人,人民潜藏了无尽的生机因缘,故曰民意为天,不可抗拒不可改变之因。人本天民,诚仆为愿,这是多么美好的世界,多么坦荡的乐土,多么永恒的追求。万不可痴极推倒庄严的圣明,万不可自窃圣明废禁祖宗,祸乱文明,猖造沦丧,而恶不醒、耻不知、禁不止。民族的、本土的这所有种族的生命之根,虐待自己爹娘祖宗的种族者,实在让人恐怖,实在理智丧失到了极处。所以和谐就必须用中华的大道之水,清洗清除极臭的恶毒,再现中华本体的光明。

 

4.高度的承纳空间。高度是方向是本体。在高度本明的包纳融通范导之下,才能充分的展现信仰自由、统纳信仰自由,这是社会政治文明的重要标志。只有高明才能高智、高纳、高导、高自由。否则就不会立位高明的主导核心上,对各种文化的深浅真伪因由,就不可能认识把握的智慧和能力,于是也就无法实施充分的传承自由,甚至弘扬道德文化都要受到无情打击和迫害。这是一个历史沦丧的现象,在丧失高度文明的无明思维中,把本来可繁荣祖国文化的其它都放在不安定的因素中、控治的因素中。但历史在禁固的状态中,必定要进入科学发展观的人类文明时代,必定会创造出人类从未有过人类文化现象。这个现象的特征将是从未有过的开放、从未有过的自由、从未有过的回归与统一。其实生产力不能真正的独立解放,它的真正解放必须是与文化统一地解放。从整体上,正是文化愚昧才真正制约禁固了人地解放、生产地解放、社会地解放。这其中既要放大过去未来的趋势看,又要剖析现实的承用见。比如西方的唯心世界里,靠物的私有自发管理,在某些方面倒体现了主动积极的一个侧面。东方唯物的我国,靠心的公有启发管理,在某些方面倒呈现了消积和虚伪的一个侧面。这应该是中国特色中一个很有价值的课题,以据历史的趋势,中华道的规律,我们的即定方向并没有问题,只是所说的物背制了心,失承、失教、失启发、失引导、失机制自约,所必然发生的扭曲,唯心极化,而失明。资本私有自发的自约机制与公有启发的义约机制,前者是利益趋动,后者是觉悟激发,前者为利而自发,后者以明而大义,无明失义则损公肥私,前者唯心重物,后者唯物重心。除了两种机制在公享统一原则的有益结合外,最可惜的是文化开放低层放得很开,而高层的、中华文明的、不利于极思维极现象的,则闭锁而不放,仍在禁固中。一个具有人类伟大文明的民族历经了历史的屈辱,历经了文明的断承和沦丧,难道还不足以让自己的文明振怒和复兴吗!天降大任圣明复兴,只有开拓高度信承,统化信仰,导纳信仰,中华大地才能信仰百花争艳。尊重信仰,尊重传承,具有很深刻很深刻的道理,具有很大很大的价值,在社会进步中,在和谐的构建中,很需要很需要深识再深识。

 

到底什么是唯心,什么是唯物,什么是彻底,什么是掩盖的另一种倾向,到底什么该锁,什么该放,到底什么是文明,什么是愚昧,这些小作业的完成,还封着闭着怎么接受“以人为本”的核心理念,凭什么和谐人、和谐身边的土和地。

 

5.高度的共信共识。人类只有无知强信有知的残暴,而决无有知强信无知事实。西方僵执的地心说将新生的日心说者当众活活焚身,中国像禅直到慧能走后还欲取颈独宗。人类的全部残暴都见证了无知黑暗、无理恐怖。智不及则暗,德不及则黑,无知无理无能则“强染”残暴,激造了种种地怨恨、种种地矛盾、种种地沉积。大学习大讨论正是从道德人本的高度和实地启动观察、启动深思,树信起主体我让位于他的出发归结不变之理,真正创建起以人的宇宙价值实体,从尔再度论证找回弘扬中华文明之道的真在、真益、真明、真尊。大学习大讨论,就是复兴,就是找回中华民族职能和做人的理性本能。

 

只有共信理至高,才能使公信众至普,只有共识德至真,才能使共识心至聚,高普真聚是和谐的重要准则和内在,也是做人操业从政的重要准则和内在。没有这个本钱、本能靠什么稳定立世,靠什么通达人心和谐社会,靠什么说话有人听、办事有人信。和谐的过程,就是以有高远卓见的信和理去让人共信,让人折服;去化解愚昧,化解激化,化解怨恨;去共信、共识地振奋人们取向真理。而决不是延用自己的极执愚昧、自己的伪信迷信去强人不受、去强人卑视。要深知迫信不信与止信坚信的深层缘源,若能真入虎穴见实究竟,就会深知极的罪孽,就会有意想不到地反思,意想不到地选择。

 

马克思是辩证的唯物,而决不是“彻底”的唯物,用僵极失常的“彻底”窃换精髓的“辩证”,这不是发展、不是光荣、不是标榜,而是哲学的无知、愚昧的无耻,是对马克思精髓不懂地篡改、无知地摧毁,是确切地诽马克思、毁马克思信条。辩证之髓,本来就很直接、很明了简明了正确的心物关系,从根本上讲辩证就是对心物而言的,就是心物唯对立的统一。是在这个前提原则下,针对历史当时地强调实践性、存在性、人民性,而决不是彻底地不要心、开除心、惧怕心,而决不是让人成为彻底的物。要清除尊重马克思要破除和反对的是主观臆造僵执、保守、愚人的心妄之神、欺骗之神、误人之神。彻底物,其实就是心彻底着物者、物神者,就是物观物者、物学物者、物为物者。马克思以及所有的人类文明都决定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无知、这样的愚昧、这样的反信条。马克思的全部核心精髓就是为了无产者,就是辩证,这是马克思展现为主义和正确性的坚实基础,是不可动摇、不可破坏、不可篡改的本质和精髓。无产者的造意很深,舍之又舍相当于自性人,又相当于底层民众。辩证,就是确认物质和精神是辩证的关系,辩证的存在,本有不偏不倚之旨,是认识采集提取、思维推理判断的逻辑法则。一中一性,这是决定马克思发展成光明正确主义的两大法宝,也是所有高度文明的两大法宝,于是也是维护捍卫马克思的两大法宝。

 

心物不二、心物统一本来很简单、很现实,试看每一个实存在的自己,试问自己到底是一个彻底的物还是一个彻底的心。无论怎么争、怎么斗、怎么不讲,事实上缺了一样都不是人、不成人,推而广之亦复如是。这就是哲学,就是事实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其实所有繁杂本来就都很简单,都是因为偏执识障遮住了本来,才造成了星球大战不息、硝烟重重,越战越无明,越战越离和谐相处远又远。从此沦丧到彼和谐相距十亿佛国,什么时候能实现能到达,可通过公式求得,即T=S/V,由式可知,V=觉能速是决定条件,当 V趋向无限大时,T趋向零,S相对趋向零,故名当下时、未往地的佛家之禅。借见社会与物理现象的统一性,重视觉速与德能成正比、与我执成反比不是既生动又现实、既与物理共识又与佛禅共信的小常识小见证吗!

 

只有以人为本,才能创造与人的和谐。以人就要先听听别人在想什么、说什么,哪些有道理,哪些没道理;哪些我能懂,哪些我还不能懂;哪些该知道,哪些需请教;哪些应纠正,哪些能服人;哪些连自己都不能服自己……正是由于和谐不可能不直关中和与极造的实质性源源、实质性构建、实质性发展,所以才诚直就此讨论,以求共愿,“勤而习之”,中中自证,否否自明,非非同乐境。

 

文化歧争,信仰扭曲,人际伪诈,市场假冒,私欲盲奔,病疫肆漫,劫杀频生,冤申不公中,又有谁不想静一静、宁一宁。但沦丧的不公与漫延,使人很难真正找到宽松和宁静。所以核心人本的科学发展观,视天下之忧而忧,呼出了人与人、人与社会、人与自然的整体构建和谐之唤。这是一个起源于政治体制、法律文化人本的全民性修复工程。前提是学习用人、法治化解、公信稳定。实质性的突破重点是清除政治、体制、文化中破坏社会和谐、抵制社会文明的危害因素,以道德人本构建起政治、法治、体制的公平、公正、公信社会大环境。

 

在社会中,政治决定法治体制和社会制度的公正性,决定了用什么人为什么人。奇怪的是唯心世界统治的是物质,是物权占有,唯物世界统治的精神是神权占有,不正常地思维都面临了危机。于是世界面向东方,面向中国何处去。科学发展观站在道德的高度,务实人本挽救地开始了人类中华新里程,开始了面向人类自然的大和谐。肩负这一光荣的中华民族,自当人人有责、行行有责、职职有责,都要自觉自发地学习、自觉自发地创建和谐。无论宗教团体、企业协会、学校职能,都应着实本体、本地、本区在影响全面的理论现象上大胆突破创新,使我们的国家大家关心大家爱护,共同抵制邪恶,共同创新发展。

 

和谐构建中最忌奸诈伪饰;最忌惯于叶面洒水、虚假偷机;最忌以此训养伪作风,背后还在继续本性难改危害人民、破坏公信、激化矛盾。

总之,无知愚昧创造不了和谐,坐食皇粮、谋私不正创造不了和谐。举凡天下事,都要人正路才正,只要政护正就没有不“兵归神速”地战局即现。试看伟大的战略,正在必创伟大的祖国、伟大的和谐。


QQ|关于我们|手机版|深情的呼唤 ( 京ICP备15066982号  

GMT+8, 2020-11-27 20:09 , Processed in 0.040098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