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情的呼唤

深情的呼唤 首 页 适 势 德与法 德润人心 查看内容

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

2020-2-12 10:46| 发布者: 永兴| 查看: 651| 评论: 0

摘要: 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。“却没有一个私敌”,劳累一生的马克思“坐在安乐椅子上睡着了,永远的睡着了”。但他大公无私、胸怀人类、劳分共有、思维辩证、精神觉悟、生产解放、人民政权、政治民主、宗旨人民的不朽真 ...

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。“却没有一个私敌”,劳累一生的马克思“坐在安乐椅子上睡着了,永远的睡着了”。但他大公无私、胸怀人类、劳分共有、思维辩证、精神觉悟、生产解放、人民政权、政治民主、宗旨人民的不朽真理价值,被中华民族中华文明所认可、所接纳,证明了中华文明与现代马克思的高度统一性、适应性。马克思植根于中国,对中国国家机器的人民性做出了不可抹灭的历史性贡献。所以中华民族不可忘记马克思,并应正式地接纳为中华的一员。另一面,马克思之所以能植根中国并成功发展,更得益于中国文化对它的适应性、对它的相容性、对它的哺育和支助性。从这一角度出发,马克思要感谢中华民族、感激中华文明,承认中华的高明大度、深谋远虑。

 

从道理上讲,中华文明中应当本有马克思的部份存在,否则就非名包罗万象,但这决无损于马克思的价值和形象。因为道性不变,必须通过历史的不同层面进行自解读、自觉悟、自认证。既不变又不闭,既不动又不止,既不生又不死,才展现了道的其小无内其大无外全具性、全解性、全适性、全用性。以此正确认识中国道与内文化与外文化的统一性配置性至关重要,否则就分不出大小多少,论不明本末头尾的欺侵悬窃极霸成患。

 

从存在的角度,本体并不依时间空间为条件。所以寻找道、寻找混沌、寻找道生一、寻找当初的来源统统就在足下、都在足下。从认识的角度,文明的本体早在过去而不在未来,文明的成果只在未来而不在过去。因为本体并不需要文明,本体还是本体,而文明则必须成果,否则文明就失去价值。从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是古老文明的学生,是近代的新秀,而决不是超越古今中外文明的极顶。传承是一切新生的来径,其能生为母,其被生为子,此序永恒不变,更无子位母前的能生之逆。鸡蛋之追,既是先有蛋,蛋者就能非承而至吗!

 

在近代哲学中,马克思辩证主导、对立统一、质量互变、否定之否定,是相当精彩的西方贡献。对立是性异,统一是本体不二,对立与统一共存,对立与统一互化,总趋势是统一。中国名曰阴阳,且阴中有阳,阳中有阴,其对应的双方都更加具体甚至有无化。毛泽东专有矛盾论而析之,并有多格局似涉之兆。量聚质变,质以量迁,渐变量中,突变极处。从一种质到另一种质,其性必异,从一种向量到另一种向量,其向自反质变随后两向,量动处左右,都是生动具体的中国“易”。后脚不否则不进,恶不弃则不新,不破一个坏事就办不成一个新事。舍之又舍,不断的弃恶,先破后立,这就是否定之否定的妙在。辩证在老子名中,但中体不辩方名至中。在毛泽东的实践论中,最终不偏不倚地写出了认识——实践——再认识——再实践的相推旋置关系。对立统一在老子七律中曰阴阳,质量互变名啬冲,否定之否定曰玄之又玄。但玄上有门,门者生处,门者握处,既生既灭为不住。生为灭本,灭为生用,以灭而生。用老子哲学与马克思交融,将会产生不可思意的认识飞跃,这决不是谎言,恩格斯说“哲学到释迦牟尼时才圆满”这是真话。从释迦牟尼那里读不到哲学,从老子这里看不到现实,这永远不是圣的缺欠,而是我们生命能出发心上存在了失明的根本因。其办法就是好好学习实施科学发展观,从发心为人观起,从发心为人做起,境界能就开始自然的来了,心也就自然的明了,马克思与老子也就自然尊卑有序了。

 

现代哲学的两个本体,在中国哲学中统统被充分的化解了。精神阴阳,物质阴阳,神中有物,物中有神,神物不二,无论唯心唯物,都是唯心,离开认识的主体心,还有唯的主体吗。从情理上讲,弃着无执,辩证就是不倚,若能以辩为度轻轻一着绝无极害之生,加之否定之否定的校正,必会生以新见。实践与人民都是精神与物质的统一体,都是另一个层面的哲学问题,只有到中国哲学中找,到以人为本中找,到因果中找。因为它的本质并不是心与物,而是德,是以德而则。把哲学拉到德上,这似乎是病态的造作,其实真正深入中国哲学会发现一个人类无上的妙系。它的哲学终极是道(本体),依次德(体用、命之所在),中(法旨、操之七律),和(智皈、范示、公正、慈纳化导),众(实土、德之藏处、仆众之理、有十地德境之说)。且中国的内经、八卦、孙子、遁甲、六壬、墨庄、孔孟皆源于此,展证此道,而成为认识宇宙、认识社会、认识人生、认识过去、认识现实、认识未来、把握事态真正无以论比的大智、大法、大准、大则。

 

天道左旋,右为悬崖,极左撞山,顺左而行方能不失道中,此为升进向。地道右旋,左则悬崖,右则撞山,顺右而行方能不失逆中,此为坠暗地狱向。动中的质点有三性,惰性、惯性、觉性,直接决定方向。惰者顽固,惯为常规,觉为智转。其度偏惰,则是低级生命之性;其度向觉则是高级状态之性;惯则双转,久执必惰,常启自觉。极思维是惰的创造者,产生极准则、极手段、极理论、极取向,并终以执物受、窃右旋、弃左魂而速速自坠难明悔。

 

通过中华和规律寻觅中,一个好端端的马克思主义,他一生呕心沥血,创立了人民的国家维护职能以成为人民大众的希望和未来,并一再宗告全心全意的为民服务。从来没有一个字许窃取人民的权力,窃取人民的血汗,吞食人民的良心;从来没有一个字许打着他的恍子,干着沦丧的勾当,污辱他的主义,破坏他的机器。总结历史的今天,恐怕最典型的成因,都莫过于极思维的无知和自崇了。思想的禁固、文化的禁固、思维的禁固,从来都是灾难。最不能容忍、最不能理解的是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残酷无情封锁,对自己民族文化的不知不懂,这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无知、罕见的愚昧、罕见的极耻。所以我们必须真诚的感恩科学发展观对民族、对文明、对马克思人民国家机器的危急挽救。只要机器开动在社会主义人民权益的道路上,这个民族就一定振兴、和谐、有序,昂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上。


上一篇:科学发展观下一篇:和谐

QQ|关于我们|手机版|深情的呼唤 ( 京ICP备15066982号  

GMT+8, 2020-11-26 01:26 , Processed in 0.061255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